中共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工作委员会

eu8易游网站
eu8易游网站
2019-05-02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间段内,我们国内固定电话网的髙速发展已经初显端倪,特别是在像北京、上海、广州和省会中心城市的电话网建设更是日新月异,仅上海贝尔一家在1989、1990、1991三年期间开通电线局所,每局所平均可服务5800户用户,全国每年装电话的用户数成百万地增加。上海贝尔公司在中央政府、邮电部的关心和指导下从1988年开始逐步渡过了开创阶段的艰辛历程,逐年走上了快步发展的规道,1989年就达到年销售34万线,当年实现了建公司以来的首次盈余,董事会因此通过决议为股东分红10万美元,以资庆贺。

  这期间国内少数经济发达地区和城镇也开始引进国外设备建起了模拟的移动电话网,其“大哥大”的称号动辄化几万元的费用才能拥有时尚的移动电话,表明当时能拥有它作为通信工具的绝非常人百姓所能。作为通信设备提供商的中外合资企业上海贝尔公司没有被眼前的大好形势所陶醉而止步不进,开始把目光投向了先进的数字移动通信系统的引人。1990年初中方髙层领导特别是董事长吕明多次指出:就移动电话来讲,它使用方便,加上个性化的服务,人们就乐于接受,而它的建网较之固定电话网也趋于简单,因而移动电话的快速发展将是一个方向,特别是数字移动电话更应看好,上海贝尔在集中力量做好1240交换系统的生产、供货和服务外,应着手投入部分资源从事移动电话系统的引入,以填补国内的空白、满足市场的需求和成为公司新的增长点。当时上海贝尔在财务上已经有了这种可能,1989年盈利1473.3万美元,1990年预算盈利也将达到1321.9万美元,到1990年底上海贝尔的账本上已经攒下了近7000万美的现金,加上在董事长吕明的坚持和斡旋下,超过合同规定销售额的技术转让提成费将作为上海贝尔进一步引进新产品、新技术的资金问题得到了中外双方的赞同,这些财力就为公司追加投资和引进新产品及新技术夯实了基础。

  1990年4-5月间,外方股东阿贝尔公司首先提出了希望延长合营合同的期限,并提出要扩大合作范围。随后又明确表示日后阿尔卡持的产品除了1240交换系统之外还包括PCM、GSM、PABX等都将属扩大合作的内容之列。在1990年5月公司四届三次董事会上决定同意董事、副总经理麦志强提出的科研开发、发展新产品三项原则:重大项目,与阿贝尔合作;中方提出的项目,以上海贝尔为主,阿贝尔指派专人参加;阿贝尔提出的项目,以阿贝尔为主,上海贝尔可派人参加。公司髙层管理副总经理麦志强、李大来根据董事会的决定随即做了调研认为,移动电话当时属于严重短缺商品,其需求很旺盛,但国内业界正在讨论数字移动电话的制式问题,是采用GSM还是采用CDMA制式还没有明确的说法,因而引进阿尔卡特的GSM系统是可供选择的方案之一,项目何时启动尚待决策。在1990年10月董事长吕明和阿尔卡特董事长苏阿(P.Suard)会谈时表示,上海贝尔对在中国引进数字移动电话系统技术是有所考虑和准备的,并希望能在这一领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但由于国内在选择制式上尚有不同意见,因而无法马上做出决策,问题可以留在下次董事会再议。在1990年12月公司四届四次董事会上对引入移动电话系统议题作了深入的讨论并作了如下的结论:董事会同意董事长吕明关于在华建立移动电话系统试验基地的意见,要求通过中外双方共同努力,使GSM S900的引进能适合中国网络的技术规范要求,决定选派上海贝尔工程师赴比参加在阿贝尔进行的GSM S900为中国网络使用的技术开发工作,并建议试验基地选在浙江嘉兴地区(嘉兴市邮电局是上海贝尔长期合作的好伙伴,其领导人局长徐占奎、总工程师陆大鹏等历来具有创新精神都是新技术使用的积极创导者和支持者,嘉兴地处上海边缘联系起耒交通方便,并嘉兴地区移动电话网的发展方兴未艾有需求)。董事长吕明表示,若中国国内不首先采用GSM制式,则上海贝尔将把GSM系统用作对周边国家的出口产品。

  上海贝尔市场部于1991年新年伊始,在浙江嘉兴和广州两地分别举办了GSM移动电话网的技术介绍会,参加人员十分拥跃,特别是对话音质量和无线覆盖较之模拟电话会有明显改善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参会的许多工程技术人员向我们索取技术资料,想更多地了解GSM系统,也提出了交货和开通的时间以及造价等商务方面的问题,市场调研的结果表明GSM系统在邮电通信部门是有前途的。

  阿尔卡特方面对当时由属下德国SEL公司和诺基亚公司合作开发的GSM系统进入中国市场也非常看重,因而于1991年4月23日由阿贝尔总裁科纽un)和邮电部副部长宋直元就扩大合作的原则问题交换意见时除了谈到上海贝尔的合营期限、扩大产量、贝岭1.2微米技术、外汇平衡以及E10B的加工外,再次着重谈到GSM数字移动通信系统也是包括在扩大合作内容之列。

  上海贝尔管理层根据董事会的决定,在1991年的上半年相继组织公司和SEL公司的有关技术专家对嘉兴现场进行了两次勘查,勘查中嘉兴用户明确提出要求,为使工程取得成功,能真正解决实际的通信需要,无线网络应能有效覆蓋嘉兴的重要地区。最后于同年5月中旬决定了工程规模:容量为1000线座基站,主站在嘉兴,全部包括天线年电信日交付用户使用,初步预算费用控制在300万美元以内(最终确定为244万美元)。这一方案在1991年5月召开的公司四届五次董事会上进行了讨论并得到认同。由于嘉兴用户当时缺乏建设资金,又加上这是一个试验性质的领示工程,公司管理层已原则同意由公司出资垫付,部分则从技术转让提成费中支出,但又考虑到投入数额较大,管理层提出的投资方案中希望阿贝尔公司也能在该项目上投入10%的资金,会上副董事长莫瑞尔(C.Morel)当即表示异议,表示阿贝尔在开发上已经投入了不少资金,不能再在使用项目上出钱。会上经过讨价还价讨论后决定,全部费用由上海贝尔垫付,付款时间需推迟到用户对项目验收后。会议同意日后嘉兴用户将用运营收入来交付建网的投入。

  会后公司于1991年6月在给邮电部领导关于上海贝尔四届五次董事会议的报告中有关GSM项目的情况时称:董事会同意在嘉兴建立移动通信GSM S900领示系绕进行验证,约在1992年中投入运行,通过领示系统来验证该系统的技术水平、质量、成本、对中国网的适应程度以及提前培养人材和试探市场需求量,进而考虑在八五期间适当的时间引进生产,供应市场。

  邮电部副部长宋直元根据《上海市和邮电部关于共同开发浦东和“八五”重点建设项目的建议纪要》在1991年12月对上海贝尔在嘉兴建立GSM S900领示系统工作的请示报告作了批复,并要求抓紧进行。

  上海贝尔于1991年9-10月期间与阿贝尔签订了嘉兴GSM领示项目的交钥匙工程供货合同。按照当时国内基本建设的程序要求,嘉兴用户和上海贝尔签订工程项目供货合同之前必须先立项和进行可行性研究,这样所需时间较长,后来经公司市场部经理任泉林与嘉兴局长徐占奎达成一致,先签一份协议,以代替日后补签的合同,此举得到了公司领导的同意。

  阿尔卡特在嘉兴GSM S900领示项目的供货上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都并不顺当,当时SEL公司和诺基亚的合作正分道扬镳,硬件系统的生产不很正常,部分供货不及时,其中特别是HLR和OMC部分先后变化多次,机柜外形和颜色都不一致,部分到货的标牌还印了诺基亚的广名,影响现场安装调测的进程,软件也不能及时到位,软件版本从MKI-MKII-G2,多次更换版本,加上移动话机最初只能提供车载机,车载机体积大使用不便因而不受欢迎,后来有了非阿尔卡特的手持机时,又缺乏制作SIM卡的设备,服务区内有很强无线频率的干扰,从而较长时间内无法投入正常试验,结果到1992年电信日(5月17日)未能按预期交付用户使用,导致1993年3月17日举行的公司四届十次董事会上项目组受到了质疑和批评,为弄清情况要求对澳大利亚的相同项目组织和邀请国内专家前去考察和评估,给出确切的信息和报告,到六月底若仍无明显改进,则仃止该项目。董事长吕明表示:上海贝尔当下的产品方向一是1240交换系统,二是GSM移动通信,我们不能因在嘉兴的领示项目的延误而影响公司对GSM的战略。幸好专家组回来所给出的报告偏向于正面的,澳大利亚的进展明显优于嘉兴项目,因为阿尔卡特在澳投入了很强的技术力量,其优先级别高于嘉兴项目。后来经过中外双方以及嘉兴局的共同努力,推迟到1993年9月18日,上海贝尔承建的国内及亚太区第一个全数字GSM S900移动通信系统在浙江嘉兴正式宣布开通并网投入运行,总经理狄镐夫(B.Degraeve)和我及公司中外专家、员工参加了庆典。并网之初多数呼叫能够顺利打通,但毕竟是试验性的领示工程加上手持机短缺,因而每个基站覆盖的区域也只有十几部手机投入使用。基于这种情况,嘉兴和公司一致同意在领示工程基础上进行扩容至15000线,使其真正成为移动通信网,嘉兴邮电局长徐占奎提出要求:嘉兴连接上海比连接杭州重要;室内应有好的覆盖因为模拟的手机已经做到了这点;小城镇不要求全覆盖,但干道附近要能用;并经实地试用对需要增加基站的具体地点作了标明;投产时间不能太长;并承诺六个分局长都愿意承担投入的费用。扩容工程投入运行的时间是1994年中。从这里起步上海贝尔开始进入了GSM移动电话设备供应商市场的竞争。1993年11月15日董事长吕明和科纽(J.Corun)会谈时再次讨论了GSM移动通信的合作问题,双方原则同意无线部分由日后单独新成立的合资公司经营,网络部分仍由上海贝尔经营,吕明承诺移动通信合资公司可以由阿尔卡特控股。日后中方为兑现扩大和阿尔卡特合作的承诺,上海贝尔与阿尔卡特集团于1994年12月21日签订合营合同,成立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移动通信系统有限公司(简称“SBAMC”),由该公司经营 GSM 移动通信业务。

  嘉兴GSM S900领示项目的实践使上海贝尔有以下收获:在第一时间了解并开始介入了数字移动通信的领域,在这之前公司在这方面的知识储备、技术根基非常有限,通过对GSM领示项目的大量规范书的引入并学习研究后(应该说当时国内其他科研单位也才开始收集和研究该类技术资料,嘉兴工程率先引入的技术资料对他们也是非常有参考价值的),上海贝尔夯实了该领域的基础;试探了市场的需求,由于移动通信使用方便、私密性,人们都非常乐于使用,国内和世界范囲的普及推广使用就是佐证,今天国内的移动用户数巳远超固定用户数,这种发展趋势将继续下去;从那时起公司在移动通信业务上的销售收入与日俱增,占公司总销售收入的比例逐年上升,成了新的业务增长点;培养了一大批从事移动通信的人才,特别是科研开发和市场营销方面的髙端人才,他们都已成长为公司和业界的知名人士。

  在GSM S900领示工程项目中,上海贝尔的高层管理特别是董事长吕明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当时他已经快七十高龄,除了对项目的启动和进展作出有决定意义的决策和谈判外,还多次去嘉兴现场指导工作,和测试人员一起驱车沿公路测试移动网信号的覆盖地域,以弄清移动网理论设计覆盖和实际覆盖之间的差距,做到心中有数。另对拨号结束后接续时间有多长也很关注,经多次测定,每次的接续时间均超过十四秒,他认为这样的时间显然太长,将过多占用系统的资源,使系统开销提高和性能受损,同时使用者也将等得不耐烦,他立即要求技术人员查明原因,若是设计问题则要修改软件程序,使之不超过七到八秒(当时我们还不知道规范是如何规定的),这样的等待时间根据自己的体会估计用户还能接受。嘉兴GSM领示工程在项目启动阶段嘉兴邮电局未按新建工程的要求进行立项申报和可行性研究,加上后来又没有及时的开通,使浙江邮电管理局的分管副局长屠用户对嘉兴徐局长有些意见,说他不通气擅作主张,此情况被吕明得知后他就主动承担了责任,亲自去杭州会见浙江管局金德章局长和屠用和副局长说明情况,原想嘉兴GSM领示工程是上海贝尔的试验项目过失不在嘉兴局,并表示了歉意。返沪后又以自己的名义向部锁导写报告说明情况并作了自我批评。今天董事长吕明虽已西去,但他在任上海贝尔董事长岗位十余年,受命于公司危难之中,在他的带领下,经中外双方员工的共同努力,将上海贝尔从一个不起眼的小企业发展成了国内外知名的通信设备供应商旗舰型的中外合资企业,他作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也耗尽了他生命的最后年月,我们这些后辈将永远缅怀和铭记董事长吕明的丰功伟绩。

中国娱乐在线©部分网站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
eu8易游网站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More